Sylardom:

雾中的光(转载自豆瓣 9.0)

      在《嫌疑人X的献身》之后,已经好久没有一部片子能让我如此震撼与感动了。直到昨天看了《熔炉》。在偌大的教室里,我一个人哭得一塌糊涂。 
  看完电影后,那种沉沉的压抑,愤怒与绝望几乎要将我撕碎,让我窒息。虽胸中郁积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好想在旷野上呐喊嘶吼来宣泄心中的情绪。我感到,我必须写下点什么,否则对不起那些曾经受苦受难的孩子们。 
  此片改编自真实事件。从2000年起的4年间,韩国光州的一所聋哑儿童学校的校长和某些教师相互勾奸,对校内的残障耳聋实施长期卑鄙下流的性暴力虐待。校内的知情人员更是漠不关心、极力掩盖事实。
  这一切直到富有正义感的美术老师姜仁浩的到来才慢慢浮出水面。在这座气氛阴森恐怖的学校中他似乎嗅到了一丝丝异常:孩子们恐惧的眼神,古怪的行为,伤痕累累的面孔……后来姜仁浩用爱与关怀赢得了孩子们的信任,孩子们向他吐露真相,骇人听闻的惊天黑幕这才被缓缓揭开。 
  三个孤弱无依的聋哑孩子,两个势单力薄的成年人,他们就这样向邪恶势力奋起反抗。但这场战役远比他们想象的要艰难。 
  有谁会相信这所名为“慈爱学堂”的公益学校竟是如此一个藏污纳垢的罪恶渊薮呢?有谁会想到身为本地教会会长的校长,那个平时慈眉善目的校长会是如此一个变态的衣冠禽兽呢?又有谁会去相信几个身有残疾,还带有些微智力障碍的孩子的证词呢?这或许在一开始就是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役。看看吧,那些人,如果他们还能被称之为人的话,他们有着你们光鲜亮丽的外表,头顶无数个令人称羡的光环:慈善家,教育家,教会长老……但他们不过空有一副人的皮囊而已,里面却是从头到脚都烂透了,他们的灵魂早已被出卖给魔鬼了,不过是一具具由下流无耻的欲望在支配的一群行尸走肉罢了。而那些孩子,那些纯洁善良的孩子,在他们出生的那天,上帝病了,病得很重。他们一出生就是身有残障的孩子,他们听不到,他们说不出。他们中有些还是孤儿,有的家徒四壁,全因走投无路才被送来这个学校。但,上帝啊,这样深重难消的苦难你还嫌不够么?你还要坐视一群恶魔用他们肮脏的手去玷污折辱他们柔弱幼小的心灵与身体么?你是多么残忍啊! 
  当姜仁浩向孩子们保证会让坏人受到惩罚的时候他或许心中还怀有“正义必将胜利”这个古老的信念。但是,他错了。在这个世界上,金钱与权力才是真正的万能之物。就像那句话说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受害的孩子什么也没有,他们只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只是单纯地希望法律能还给他们一个公道,能让邪恶被绳之以法,法律是他们所能寄寓的最后希望。而那些作恶者,他们有的是钱,有的是关系,他们能收买证人,颠倒黑白,能打通关系,暗中勾结。 
  韩国法律规定:13岁以上的人遭受性侵犯可以双方协商解决。于是他们看准了民秀的家境贫寒,便想用钱收买他的家人以期私了此事。当单纯的民秀跑来问老师,他怕紧张,能不能带个笔记本备忘时,他却被告知他不需要作证了。而最让我感动的是老师却不愿提到这是钱的淫威,他还不想让民秀看透这世道人心的败坏,他还不想让民秀被这无比冰冷残酷的现实再一次割伤,他说,他只是说:因为奶奶太善良了,所以在他们的乞求下原谅了他们。愤怒与不甘的民秀由低低的啜泣变为高声的嘶吼,像一只被逼入绝境的野兽在绝望地悲鸣。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令人肝胆欲裂的嘶吼让我想起了石神哲哉最后的那惊天一嚎,像是要呕出灵魂。民秀说不出话,他心中有千万种委屈,但是他说不出,他只能这样悲泣,他只能用手语说:“不,我还没有原谅他,他并没有向我和弟弟道歉,怎么能原谅?”有谁能懂他的绝望?他和弟弟被老师猥亵,毒打,而后弟弟不堪折磨自杀,被火车撞死。作恶者并没有诚心道歉乞求原谅,却有人代受害者宽恕了。一切卑鄙的事情被预先原谅了,一切卑鄙的事情便被预先许可了。但,我却不忍苛责他的奶奶。她老了,家里一贫如洗,儿子卧病不起,儿媳妇跑了,剩下的两个小孙子都是聋哑人。她还能做什么呢?生活对于他们是如此不公啊。不,他们根本就没有生活,只有生存,他们所求的一切不过是在这个世界上求得一丝丝活下去的希望而已。他们不是为任何东西而活着,他们只是为活着而活着。因此,任何加之于他们身上的凌辱与欺侮他们都得受着。贫穷让人失去了尊严,连一点点可怜的正义对于他们都是一种奢望。奶奶和民秀一样,她也是这个世界上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当生存的重担如磐石般压下来的时候,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还要用肮脏的脚踩在他们的背上,去践踏他们最后仅剩的自尊。这一切都是为了活着,像蝼蚁一样地活着。 
  姜仁浩不过也是这个世界上另一个可怜人罢了。妻子早亡,母亲老了,女儿年幼,还患有重病,家里的担子全在他一人肩上,而为了得到这个卑微的教职他还被迫交出了一大笔“基金”,他的生活也是颇为落拓窘迫的。善良的他得知惨烈的真相之后一直隐忍未发,直到那天班主任揪着已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民秀走出校长室时,血性的他终于爆发,将手中的花盆砸向班主任的脑袋。那一刻,我不得不为他击节叫好,这是天使的愤怒。当作恶者用金钱将一干证人全部收买之后,竟然还请来他的恩师企图说服他就此放手事成之后便可前途无忧,甚至用他女儿来做筹码来刺痛他。但正直的仁浩却不为所动,径直退场了。内心纠结的他用拳重重地砸自己的车玻璃,或许是为自己一向敬重的恩师居然也卷入如此龌龊的勾当而失望,或许是为自己的无能,为对不起自己的女儿而悲哀。但他挺住了,他没有屈服,他是条汉子。当他那嘴硬心软的母亲不解地问他为什么要如此执着时,他只是淡淡地说:“如果我就此放弃,我也没有信心能做好松儿的父亲。” 
  故事峰回路转,眼看就要大获全胜,正义就要战胜邪恶。当聪颖的妍斗用计指认出了凶犯,当姜仁浩找到了确凿无疑的铁证时,眼看正义就要得到伸张了。但是,梦想终究还是敌不过现实的一炬。先前那个道貌岸然,正气凛凛的公诉人在最后关头背叛了他们,潦倒的他也不敌金钱的永恒诱惑。宣判结束,如此罄竹难书的罪愆到最后还是只得到轻判,那一方的人们都露出了邪恶的狞笑,像是在嘲笑:“你看吧,金钱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法庭上只剩下孩子们伤心的泪水,和姜仁浩茫然错愕的眼神。当这些逍遥法外的罪人在酒肆纵情声色,还恬不知耻地大喊:“正义得到了胜利。”多么讽刺。 
  这个残忍的结局几乎杀死了我。我不愿相信,我真的不愿意相信,不是说邪不胜正吗?当看到他们在“胜利”之后那样丑恶狰狞的嘴脸,我不禁想要把他们碎尸万段。虽然我是学法律的,但此时此刻我只有对法律无尽的失望与愤慨。我多么想拥有夜神月的死亡笔记,将那些恶人一一诛杀。但却被告知,用暴力去惩罚另一种暴力仍是一种罪恶。法律的目的是守护正义,而现代的人权观念在法律中体现为最大限度地平等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但是,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往往难两全。而常常,为了顾全程序正义,有罪者竟不能被罪之。法律并不是一张严丝合缝的网,因此这些法律的漏洞就每每会被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利用从而逃避法律的制裁。他们可以收买证人,动用关系,煽动舆论,从而改变审判的进程。而那些可怜的孩子,他们什么也不懂,他们只知道作恶者必须被惩罚。而且,就算那些作恶者收到了应有的惩罚,他们又能怎样呢?在他们本来是最纯真无邪的年华,恶魔用他们的魔爪对他们百般蹂躏,童年的阴影或许会伴随他们终生,他们可能永远也无法挣脱这个可怖的梦魇。作恶者犯下的是永远不可撤销,不可饶恕的罪愆,而那些可怜的孩子在被侮辱与损害之后却是那一点点小小的正义也得不到。有时候,我会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我们相信世界是美好的,相信心中那些永不磨灭的信念,但是在鲜血淋漓的现实面前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仍是一片弱肉强食的丛林,所谓文明不过是裹覆在其上的一层遮羞布而已。世界还是如此,强者依然可以肆意玩弄践踏弱者,当弱者奋起反抗企图运用法律武器来捍卫自身的尊严时,他们还要被第二次伤害,还要被那些作恶者操控的法律机器再一次无情拨弄,压榨,碾轧。绝望的人走投无路的时候会铤而走险,既然如此神圣的法律也给不了他们正义,他们选择了复仇。在那个大雨倾盆的暗夜,绝望的民秀将匕首插入了作恶者的身体,在铁轨上死死地抱住他,呼啸而至的列车从他们的身体中碾了过去。他用自己的方式报仇,实现了正义。我忘不了他最后那个凄苦,决绝的眼神。这个荒寒的世界从一开始就没有给予他任何东西,这个弱小的孩子最终怀着所有的恨向命运发起了最后一击,用死来反抗这个世界的不公。 
  情绪的最后爆发在姜仁浩手捧着民秀的遗像缓缓走向一片混乱骚动的抗议现场,在水枪的冲袭下,他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地向人群高喊:“这个孩子,他听不到声音,他说不了话,他的名字叫民秀。”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一遍又一遍,那些悲壮,那么凄凉。警察把他按到在地上,抢过他手中的遗像,扔在地上。一只脚踏过相框,玻璃碎了。那或许是民秀短暂生命中唯一一次笑着的相片。 
  一切都结束了。时光仍是流逝,世间依旧太平。曾经想要改变的世界,还是没有改变。作恶者依然逍遥快活,看客们依然沉默不语。在这场战役结束之后,他和我们一样,也依然每日为生计奔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行,日子仍是平平淡淡。是的,这个世界貌似什么都没有被改变。但是,“我们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我开始明白这部片子为什么叫“熔炉”了。这个社会不就是一个巨大的熔炉么?这个社会的非正义就像炼狱中熊熊燃烧的烈火一班烤炙着我们,有的人选择了不闻不问,有的人选择了沆瀣一气,他们的灵魂渐渐被火熔化,变成了炉底冷硬的渣滓,变成了这酷烈无情的火舌,于是他们终于可以不受自己良心的谴责,心安理得地攫取私利,放纵欲望,对他人的苦难置若罔闻。但是,总有那么些傻子,他们怀着悲悯的情怀谛听生命的苦痛,选择了与不公奋起抗争,就像可怜可笑的堂吉诃德骑士一样单枪匹马去对抗整个世界的凶顽险恶,他们的坚韧不屈的灵魂还不肯被这炽烈的火烧为灰烬,为此,他们必须忍受他人的不解与冷漠,当权者的恣肆与轻慢,法律的迁延与无能……就算要在现实的四壁中被撞得头破血流,就算要被生活的刀锋割得遍体鳞伤,他们也始终坚持心中不灭的信念。在岁月的变迁中,聪明人在社会这座大熔炉中渐渐丢掉了自己的魂,还要高高在上地教育那些执迷不悟的傻子们:冷漠,世故,伪善叫做“成熟”。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姜仁浩对孩子们说:“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都是看不着,听不到的。”那些熔炉都烧不毁的,是一颗纯洁的心。 
   在地铁出口,姜仁浩看见了那块广告牌,上面写着“雾津欢迎您,白色浓雾之都。”这个故事发生的地方叫雾津,那里常年雾霭弥漫。雾是一种隐喻,它不像夜,用黑暗之幕隐藏一切,它像一层洁白无瑕的纱布笼罩着天地,也藏匿了那些见不得人的罪恶。这种浓雾比暗夜还要可恶,他不禁掩盖罪孽,还以它纯白的模样伪装出一副慈爱的面目去诓骗世人,作恶之后还要无耻地佯装无辜。在浓雾迷眼的路上,孩子们会感到迷惘,彷徨,寒冷,但这世间,总会有人像一束不屈的亮光,刺破浓雾重重的遮障,温暖孩子们的身骨,为他们指引前行的方向。就算这世界荒寒孤寂,就算这世界丑陋黑暗,只要这雾中还有光,就有希望。 

评论
热度(27)
  1. MuaWdaraSylardom 转载了此图片
  2. 淺暖Sylardom 转载了此图片
  3. echoSylardom 转载了此图片

© 淺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