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乔怀特的镜头下

少儿不疑:


  

       不可置否,想要在百多分钟内将一本被誉为迟暮沙俄帝国的社会百科全书的作品表达的尽善尽美是不可能的。原著中光是涉及到的人物就有150多位,删改必不可免。名著翻拍没有不被骂的,怎么改才易于接受,就成了导演首先要面临的问题。

      《安娜卡列尼娜》改编的电影目前有七个版本:1911苏联版、35年葛丽泰嘉宝版、48年费雯丽版、68年苏联版、97年苏菲玛索版和12年凯拉奈特莉版。而我只看过费雯丽版(很小的时候),苏菲版和凯拉版。和先入为主的经典比较似乎不大公平,那么就以被称为“最平庸”的苏菲版作为参照。

       

       苏菲玛索的安娜一直饱受争议,外型上不可否认她浑然天成的美,但是相对于大多数法国女子,她的轮廓总带着东方的润泽婉约,因此存在质疑她塑造一个俄国贵族女子是仅以“苏菲美”去牵强附会“安娜美”,而且因为苏菲在安娜中选择了一种内敛的表演方式,许多情感仅仅通过眼神和嘴角的抿动去表达,甚至有人称苏菲在这部电影中真的成为了一个花瓶。我是很喜欢苏菲玛索的,她灰色的眸子你读懂了多少?

       原著里形容安娜:“她的身材很丰满,步调却十分轻盈。”这里的丰满指的绝对不是肥胖,你懂得。而凯拉奈特莉凌厉硬朗的线条确实很难让人和安娜联系在一起。型不似真的不要紧,就像我就曾经为陈坤演的蒋经国“热烈鼓掌”过,演技是可以将一个人物支撑起来的,凯拉的演技是凑合的,可惜选错了方式。

       打个比方,安娜不是周繁漪,她遇见沃伦斯基和繁漪遇见周萍是不一样的,并不是枯木逢春。同样是18岁嫁给一个比自己年龄大的男人,同样的是一个在感情上吝啬得“铁石心肠”的男人,但是她并不是像繁漪说的那样“死了又活过来。”她应当一直是活着的,内在里有着充沛的爱与对爱的渴望,对谢廖沙细腻的温暖是繁漪之于周冲所不能企及的。

       所以苏菲在返回圣彼得堡的夜班火车上用裁纸刀压紧书页,眼神迷离的望着窗外回想和沃伦斯基共舞的画面,露出一个浅笑的时候,你是能感觉到情感的温暖的。同样一幕凯拉选择的是用裁纸刀面儿划过自己的脸颊和唇,导演还将之与火车轮和铁道撞击的画面交错剪辑。无论是表演还是画面都让人感觉到一种欲望的冷和残酷。此处托翁的原文:

       “她放下书本,仰身靠在椅背上双手紧紧地握着那把裁纸刀,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把莫斯科的事一件一件回想了一遍,都是令人愉快的。她想起舞会,想起沃伦斯基的那张多情、温顺的脸,感觉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可是想到这个地方,一种害羞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的涌上心头,就在她想起沃伦斯基的时候,仿佛心里一种声音对她说:“多温暖,太温暖,太热烈了。” ……她用裁纸刀在玻璃窗上擦一擦,然后把光滑、冰凉的刀贴在脸上,突然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悦之情涌上心头,她差点笑出声来”。

       虽然两版都都各自做了删改,但是托翁笔到之处留下的是“爱之暖”抑或“欲之冷”?答案很明显。

 

       在叙事上,苏菲版《安娜》的导演十分有勇气。前面提到《安娜》太厚了,涉及的人物繁多删改不可回避,而《安娜》里有一条不可忽视的支线,就是列文和基蒂的感情线,但列文和安娜交集是不多的,情节上这几乎可以独立于安娜、卡列宁和沃伦斯基的三角关系之外,所以费雯丽版和凯拉版都是简单提点一二,效果鸡肋。

       苏菲版不但没有去淡化这条线,而是强化。甚至是以列文的视角去诠释安娜的故事。影片开头就是列文被狼追至绝境时的一句话:“死亡时还未懂得爱的真谛,那就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这种黑暗深渊何止是我,安娜卡列尼娜也有同样的恐惧。”从而展开了安娜的悲剧,一个和爱与生命割不开的悲剧。镜头语言十分中规中矩,这也可能是所谓的“平庸之处”。但我十分喜欢导演对火车及蒸汽这组意象的运用和“从一而终”的冷色调,这些都很好的隐喻着安娜的命运。

       而凯拉版《安娜》的导演乔怀特是个求变的人,2011年的《汉娜》(其实我挺喜欢的)就让人大跌眼镜:“好好的文艺青年瞎琢磨什么动作片?”好吧,于是2012年善于改编的他“重操旧业”打起了《安娜卡列尼娜》的主意。结果差点让人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所谓“大胆的全新视角”,就是硬将一部舞台剧搬上大荧幕,长镜头多的出奇而且很另类?“移步换景”——也就是说像舞台剧一样演员一边演,一边“工作人员”就在换场景(多是假景),这一秒还在莫斯科,下一秒场景就换成圣彼得堡了,站着的时候在舞会,顺势倒下就自家床上了,这一切镜头不切换,所有表演一气呵成,难度高,口味重,形式大于内容。

       大多的场景都被规范在一个“舞台里”因此外景就基本放弃了真真实感,节奏毛急火燎(因为没这样的节奏赶不上场景变换),色调“温暖”明亮,演员紧张的表演总是莫名其妙的让人产生喜感,导演,你确定自己是在拍一部史诗式悲剧吗?

       130分钟的片长,前100分钟冗长无比,一切戏剧性高潮堆在了后三十分钟。最“妙不可言”的是导演想在冗长拖沓的100分钟里塞入尽可能的表达足够多的信息量,于是节奏又是明快的,甚至是仓促的,就好像你看见一个无事忙的家伙在你眼前来回踱步100分钟。让人怀疑拍《傲慢与偏见》和《赎罪》的乔怀特已经被飞碟掳走了,这个是外星人冒充的。

 

       对于安娜的悲剧,高中课本上会控诉阶级制度对妇女的压迫,深一点的会剖析在人性在心理层面的爱欲与忠诚的纠结。但是有一条是殊途同归的,那就是对安娜持一定的同情态度。《安娜卡列尼娜》说白了就是一个已婚少妇红杏出墙,情人始乱终弃,少妇绝望卧轨的故事。那么为什么人们会同情安娜呢?因为从头至尾她只是为了追求真实的爱。这种同情要建立在两点,丈夫卡列宁的冷酷无情、安娜的与沃伦斯基彼此间爱的真切。

       而在这点上,两个版本对于原著内核的诠释也是不一样的。举个例子:安娜因为失去了与孩子见面的机会,而且迫于舆论只能呆在沃伦斯基的府邸不能外出,所以身心俱损每天服用鸦片酊,这段苏菲玛索表演的十分细腻,目无焦点的扭开药瓶子,将鸦片混合一部分伏特加一饮而尽,动作和神态都能看出安娜此刻的敏感和脆弱。凯拉版一笔带过,不留痕迹。

       然后印象深刻的是安娜最后一次与沃伦斯基争执的戏,苏菲版很注重张弛,随着人物情绪的起伏时急时缓。而凯拉版的念白,你一句我一句不留缝隙感觉像是辩论赛一样,这样的念白节奏放在《傲慢与偏见》里达西对伊丽莎白表白,却被伊丽莎白质问的那场戏就显得力度十足,瞬间将二人阶级不同带来的那种人格碰撞展示的精彩绝伦,但是放在这里就显得沃伦斯基真的恨不得安娜立马消失一般,使观众对他对安娜的感情产生怀疑。

       安娜万念俱灰,独自一人来到月台,苏菲版安娜在卧轨的那一刻,想起了自己年幼时轻轻地落入水中的那一刻,就如同孩提时微微一笑倒向了铁轨,画面淡出,轻轻飘来安娜的最后一句话:“上帝,原谅我所做的一切。”凯拉版则是整个人趴在铁轨上,伏法般的嚎了一句:“上帝,原谅我所做的一切。”呃,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苏菲版的结局保留了原著里列文去车站送因为安娜的死心生愧疚,毅然抛却一切去参军的沃伦斯基,怎么说也算是真爱了。凯拉版则是对卡列宁的美化,不光删了沃伦斯基参军的情节,还强调了一个情节:卡列宁坐在一片油菜花里读着书,看着不远处两个追逐的孩子,哥哥谢廖沙喊着妹妹(安娜和沃伦斯基所生):“安娜,安娜!”卡列宁欣慰的笑了,眼中露出了三分心痛和七分欣慰。狗血都算了,意思是不是:“安娜,上帝终于原谅你了,你的生命终于得以延续。”观众此刻肯定觉得:尼玛这才是真爱啊!尤其是女观众:你丫都嫁了裘德洛了,还要什么沃伦斯基啊!?

       所以,乔怀特错误的情感导向,容易令观众失去对安娜的认同感,让安娜死在了他的镜头下。

 


评论
热度(11)
  1. 淺暖火锅依赖症 转载了此文字
  2. 亮亮天空火锅依赖症 转载了此文字

© 淺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