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正在奋斗的人

文字角落:





上周日是我研究生课的开学典礼,早晨6点半起床赶去远在30公里以外的中科院。我以为这个周日早晨的地铁应该是空荡荡的到处是空座位,因此做好了上车再补觉的准备。可谁成想,到达地铁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一群卖早点的小摊,跟平日里我正常上班八九点时候的样子差不多。而地铁上虽然不是人满为患,但根本没有空座,站着有很多人。我有些惊奇,大家都起这么早,不在家里睡觉,都要去干什么呢?

 

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八年,生活渐渐稳定,我很久都没有在周末早早起床赶去做什么,也没有在晚上加班到深夜才回家了,因此也慢慢忘记了,在我熟睡的时候,这个城市其实随时随地都有醒着的人。我想起几年前有一次赶早班飞机,五点钟出家门的时候,远远看到每天买鸡蛋灌饼的小摊夫妇,正在准备他们的餐车,支起头顶大大的油腻的遮阳伞。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们到底是几点出摊的,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九点出门的时候,他们时常已经收摊回家了。车开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两个人边聊天边说笑,比起我神情恍惚的脸,他们的表情是那么清醒,又充满生活的希望。可能过不了几分钟,第一个鸡蛋灌饼就会被一位赶着上早班的年轻人买走,他们不仅仅在为自己的生存而早起,也为这个城市每一个正在奋斗中睁开朦胧睡眼的年轻人一点点暖和的慰藉。

 

我经常会收到一种内容的来信,那就是觉得自己不是在500强,不是事业单位公务员,就觉得自己的工作低贱的不值一提,甚至是在浪费生命,特别是如果自己的工作不是朝九晚五,就觉得自己特别不高级也特别不满意。我特别理解这种想法和感觉,因为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并如愿一直在很棒很著名的外资公司里供职。但随着年纪的增长阅历的增加,我开始慢慢审视自己的想法。比如在坐夜班飞机或者半夜落在机场的时候,那些安检人员,那些在海关检查证件的工作人员,那些跑来跑去的小地勤,我时常偷偷看他们的眼睛,是什么支撑他们选择了这样一份没日没夜的工作?如果是我,能不能在半夜12点还耐心的解释,为什么某种东西不能带上飞机?比如在大冬天拍TVC的时候要早晨4点到片场,3点半摇晃着起床狠狠的想辞职算了,但赶到片场时摄影师的老婆裹着军大衣伸手递给我暖暖的豆浆和烧饼,酒店场地的工作人员神清气爽的对着我呆滞的脸激动的告诉我一切都准备好了让我放心。慢慢的,我开始明白,那些跟我不一样性质的工作,那些需要比我付出更多时间的工作,不卑微,不低贱,他们跟我们一样重要,甚至我我们这种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敲敲电脑就能完事的工作更加重要。不要以为自己的背景里有点看起来像光环的东西,就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很重要;不要以为自己比别人拥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多一点的钱,就可以看不起这个看不上那个。这世界谁都不比谁高明多少,不信你试试早晨出门没有鸡蛋灌饼,半夜到机场厕所都没人打扫。他们的工作可能在你忙碌的生活里不起眼,但正因为他们的默默,才成就了你我安稳从容的生活。

  

城市的每个角落里,都充满着匆匆忙忙的人;城市的每一秒时光里,都充满着为自生活而打拼的人。他们可能正在干洗店里低着头为你熨烫衣服,可能正瘫在地铁的一个角落里耷拉着头补觉,可能正为赶不上飞机心急火燎,可能正在为某一刻做错的事哭泣。他们散落在城市的每个地方,正在为自己的生活和未来默默的打拼。在奋斗的路上,每个人的灵魂与信念都是平等的,而每一份工作的背后,都是一颗正在努力的心。他们可能此刻很卑微,很不起眼,甚至被人颐指气使,但别忘了,千万个你我的奋斗之路,都曾从这里走过。

  

上周六下了地铁,我又打了个车才到学校。累得要命,我在出租车上困的哼哼,司机转脸看我一眼说:“姑娘,你这是开学了吧。我呀,五点就出来拉活儿了!你也可以在家睡觉,但也学不到东西不是!两年后你就研究生毕业了,想想多好啊!”

  

这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人正在奋斗

别哭,你并不孤单。


文/特立独行的猫


评论
热度(359)
  1. 對三氟甲硫基硝基苯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橋本奈奈未の戀する文學
  2. 對三氟甲硫基硝基苯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橋本奈奈未の戀する文學
  3. 野子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4. liuxingyubu123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5. lioner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6. 莫忘初衷、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7. 超静定lifer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 淺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