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视效是一个追求完美的过程,是一个及其漫长的过程。急功近利的人,是干不了的。

在《阿凡达》里,为了抠一个摄像头,并保持透视关系正确,他们用了三个月!同样实景对话,为符合视觉美观,单独抠人融合用了一个多月,你能想想的到吗?

这些年冒出了多少二十来岁的摄影师额?这在以前,根本不可想像。摄影是门手艺,不在多,而在精!

现在数字摄影机越来越普及,门槛越来越低,拍片的越来越多,好片子反而越来越少。怎么提升自己的水平,提升画面的质量?赵非老师给出了答案“光靠镜头来表现,是远远不够的,还得学习!不光学习摄影,更要博览群书(借指其他新技术),吸取众长,才能创造出完美的画面!”而新技术,不正是视觉特效吗?

我想起网上的一段帖子:当年谁都不相信诺基亚会倒闭,但是,很无情。时代潮流彻底摧垮了曾经的手机霸主诺基亚,不久后诺基亚将被微软收购,不久后诺基亚从手机行业里销声匿迹,当诺基亚现任CEO约玛·奥利拉在记着招待会上公布同意微软收购时最后说了一句话: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说完,连同他在内的几十名诺基亚高管不禁落泪。说到这里,一种莫名的悲凉油然而生…我们也在拼命拍摄,我们国内的剧组哪个有节假日,哪个不是没日没夜的苦苦死撑,但好不容易杀青了,上映了,结果票房惨败了!一切矛头指向了电影业。冯小刚怒了,姜文怒了,电影圈蔫了。我不知道中国足球运动员的心里感受如何,如果你怀胎十月,生个孩子被人家指指点点,你心里好受吗?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但我们也输了。输的冤屈,输的悲哀,输的灰头土脸,输的垂头丧气,更输的荡气回肠。

于是谌鸿翔(画皮3D特效总监)说,我们公司全是年轻小孩,客户来总是夸奖,你们公司好有朝气好有活力!我很无奈。这些东西都需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经验积累才能做出来,但还是有好多人,干着干着就不干了。不是收入低,而是越深入学习越发现做国内的后期特效是一直煎熬,没一点心理承受能力根本干不下去。所以只有年轻小孩才会做,初生牛犊不怕虎嘛。然后就有了《唐山大地震》拿韩国去做后期的故事。冯小刚也高调表态:国内技术达不到!是技术的原因吗?想想这些,完全可以扪心自问,我专业吗?您专业吗?

尤其近年来电影投资热钱与作家纷纷做导演的情况下。哦,不好意思,又跑题了,一鞭子抽了所有的人,有人就说了,作家怎么就不能当导演了?许多官员还都当了大学校长呢!想一想,突然笑了。是呀,官员都做校长了,所以现在的大学生都懂得了阿谀奉承,曲意逢迎,溜须拍马,阳奉阴违呢!追求正直追求真理那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而八十年代的电影电视,才是我们真正健康向上,高品质的电影。包括经典的《西游记》!

中国制片人奉行的不二原则:省下的钱就是赚到的钱,谁愿意真心实意去为观众的感官负责?所以,一向高大上的摄影,这次也终于被攻陷了!在往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摄影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早晨卖猪肉,下午拍电影,那也是极有可能的。呜呼哀哉,说着说着,又起了一丝凄凉。我见过横店烤羊肉串的做录音师,北影厂保安做道具师,新影厂司机做编导,中央台武警做制片人的。现在摄影也有不少剧组司机来兼任了。


一个人去偷东西是为了以后永远不用偷,他仍然是个小偷;没有任何曾经背叛自己原则的人,能够与生命维持单纯的关系。因此,当一个电影创作者说,他要先拍一部赚钱的电影,如此才有力量、财源拍摄自己梦想的电影时,这纯然是一种欺骗,甚至更糟,是一种自欺。他今后将永远不会去拍他自己想拍的电影。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我更加深信一件事(无法分析的):如果一个作者被他所选择的风景所感动,如果这个风景唤起他的记忆、激起他的联想,纵然是主观的,那么这种兴奋将会使观众受到感染。整部影片会充满着作者个人的情绪,包括那片白桦林、覆盖在救护站上的桦树枝叶伪装,以及上一场梦境里的背景风景,还有那片淹水的死寂树林。

无论如何,一切艺术的目的都非常清楚明确(除非其如商品一般,以消费者为导向),就是要对艺术家自己,以及其周遭的人,阐述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向人们解释人类之所以出现于这个星球的理由;或者,即使不予解释,至少也提出这样的问题。让我们从最普通的说法谈起:艺术的一项不容争议的功能便是知的理念,其所表现出来的效果却是震撼和宣泄。


评论
热度(2)

© 淺暖 | Powered by LOFTER